老楼装电梯能否“一门一策”

鮀城早知道 2019-12-02 09:42:20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海淀区学院路街道办民政科一负责人回应,在老楼加装电梯的实际执行中,原则上是要求“没有一户反对”,“最开始是只要一个楼门同意装就可以加装,但是这个楼门装好后,又有其他楼门要求装,这样还得再次开挖管线,所以后来就要求整栋住宅楼同意,再进行安装。”

  俩单元业主已全部签字。

  轮椅难下楼,老人难出门。

  李俊华老人的轮椅已闲置两年多。

  家住海淀区林大北路9号院4号住宅楼三单元、四单元的36户业主已全部签字,向该小区所属的社区居委会提出申请老楼装电梯。然而,因该栋住宅楼其他单元有个别业主拒绝签字,装电梯申请遭遇“一票否决”。目前,建设部提出推行“一门一策”方案,该份申请能否取得突破?记者深入小区现场调查。

  俩单元居民急盼装电梯

  11月27日下午,晴冷。海淀区林业大学北路9号院,10余栋砖红色6层住宅楼各自独立成院。对加装电梯的急切呼吁,来自其中的4号住宅楼。

  李俊华老人住在三单元2层。记者随几位业主进入老人家中,86岁的李俊华身穿红毛衣、外罩红马甲坐在小床上,她面色苍白,一头银发。56岁的范起芝负责照料老人的生活。她招呼记者说老人不能走路,也不会说话,但心里清楚着呢,会用点头、摇头来表达自己的意见。

  范起芝告诉记者,老人因患脑出血已瘫痪11年。老伴薛连雨曾是一名军人,在长达9年的时间里,每天早、晚同范起芝一起用轮椅将老人抬下楼到外面透透风,“天天出去,到林业大学的花园里转转,老人出门高兴着呢,这儿看看,那儿看看,见到老邻居还打招呼。”

  2017年7月12日,薛连雨去世,老人自此再也没出过家门,“老人女儿年纪也大了,我们拽啊、抬啊,弄不动她。”

  “您想出门看看吗?”范起芝问老人,老人点点头,眼里突然有了一点光芒。

  接着老人却开始摇头。“她说不想出去,是知道没人能抬得动。”范起芝解释说。

  “要是楼上装了电梯,下楼不用抬轮椅,您想出去转转吗?”

  此时,老人突然激动地连连点头,眼圈儿开始红了……

  朝南的大房间内放着一台大轮椅,范起芝称这是以前老人出门遛弯儿坐的,这两年多来一直摆在家里。北侧房内有一台小轮椅,供老人在家里活动。

  不仅李俊华老人盼电梯,该单元五层业主林先生也盼着装电梯:“只要一装电梯,我就搬回自己家住。”他说自己身体不好,上下楼梯腿发软,头发晕。林先生自2003年搬到小院西门处小平房居住,至今16年没住过自己家。

  家住四单元6层、今年56岁的汪长海曾当过兵,转业后到一家建设集团任安全主管。听说记者进小区采访,他两手交替、扶着楼梯一步步挪下6层。老人说,2018年6月15日,他在一建筑工地施工时不幸被绊倒,右髌骨骨折,只好提前退休,现在右膝盖内还打着钉子,“平时走平路还行,爬楼时这边左脚一落地,右腿就撕心裂肺般地疼,我们盼星星盼月亮般地盼电梯。”

  今年58岁、家住三单元6层的梁万福也是当兵出身,目前爬楼没问题,但看着眼前的这些老人,梁万福也怕自己有爬不动楼的那一天,担心错过这次机会以后再没机会安装。今年4月起他开始在邻居们、居委会及其他各方奔走呼吁装电梯,至今该栋楼三单元、四单元共36户邻居已全部签名,“我们两个单元百分之百签名要求装电梯。”梁万福称。

  但是,因为该栋楼一单元、二单元及五、六单元有业主并不签字,“居委会认为全楼签名并没有达到百分之百,不给向上打报告。”多名业主反映,他们的申请被搁置。

  申请能否突破“一票否决”

  4号住宅楼一共6个单元。记者了解到,该栋住宅楼之所以未能实现全部业主百分之百签字,一是一、二单元有业主已将房子出租,在五单元、六单元中,又存在一户拥有多套住宅情况,这无疑加大了业主百分之百签名的难度。

  “有的业主联系不到,租房中介说要为业主电话保密,租户也不给业主电话。”梁万福称。记者看到,其手中握有三单元、四单元36户业主的签名表,表上标明着“楼门号”“同意安装”“不同意安装”“住户签字”等4项,36户业主均在“同意安装”栏内打了对钩,并签上了名字。签名表右下角,还盖有海淀区学院街道768厂居委会公章。

  大家签名的依据是附近14号院13、14号楼即将启动电梯安装。记者在一张情况调查表中看到,电梯位置设于单元楼梯间外面,电梯井道主体采用钢结构,三面玻璃围护,电梯免费安装,有偿使用。住宅楼一层不收费,二层以上至六层每月使用费分别为50元、90元、120元、150元和170元,电梯使用期为20年,保养、更换配件、电费等全部费用由加装电梯的运营主体承担。

  尽管有两个单元全部业主签字,但该社区所属的768厂社区居委会则要求,必须整栋住宅楼业主百分之百签字同意,才能向街道办打报告申请。

  这让梁万福和邻居们犯了难。“我们周边小区,也有单元门独立装电梯的,三单元、四单元同其他单元也没有共同使用的公共设施,”梁万福还特地向记者出示一则新闻报道,今年7月1日,在老旧小区改造政策吹风会上,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一副部长表示,老旧小区加装电梯应因地制宜,一个楼门一个方案可全面推开。

  11月29日上午,4号住宅楼二单元楼门长白玉告诉记者,一单元、二单元确有业主已将房出租,也有业主不签字,但这并不意味着大家反对装电梯。小区已入住20年,很多老人爬楼困难,“大家也都盼着能用上电梯。”白玉说,以前政策是坐一次电梯刷一次卡交一次钱,可目前政策按月收费,坐不坐电梯都收钱,且每个月都收,有业主退休金比较低,也有业主会每年到孩子家住几个月,感觉不划算,就有业主不太愿意签字。

  白玉表示,作为楼门长,又考虑到装电梯是老人的切实需求,她会带头签字同意装电梯,“我还可以帮着和一单元、二单元的邻居们进行沟通,争取大家都能签字,一起装电梯。”

  “一门一策”没有技术障碍

  业内人士卓宁多年来一直奔走在老楼装电梯工作一线,她告诉记者,“一门一策”更为个性化,能满足不同人群的需求,“从老楼装电梯实际操作中看,要实现整栋楼一个声音,比较困难。”

  卓宁分析,要求整栋楼业主百分之百同意加装电梯,应该是基于三个原因:一是一次加装可以避免地下管线来回开挖,否则不仅造成浪费,也给居民生活带来不便。二是加装电梯企业会考虑成本问题,一次施工只为一个单元加装电梯的成本,肯定要高于一次为一栋住宅楼加装电梯的成本。三是整栋住宅楼同时施工,扰民时间较短,且也能符合住宅楼外观设计风格一致。

  但卓宁同时透露,在实际实施中,因为要求一栋住宅楼全体业主都同意很难,所以往往这个时候,考虑到大多数老人、老楼迫切需要加装电梯,街道办、居委会等相关部门会介入协调,做大量的说服工作。“‘一门一策’在技术上并不受限制,目前在北京各区也多有‘一门一策’加装电梯情况。”卓宁说。

  街道办居委会表示将上报协调

  768厂社区居委会、海淀区学院路街道办相关负责人均表示,因刚接手该项工作,会详细了解相关政策,并将问题上报领导协调,以期解决。

  768厂社区居委会一负责人称,其接手该项工作时,被告知按照国家政策要求,须4号住宅楼全部业主签字才能加装电梯。至于有关“一门一策”的尝试和推行,相关政策有无“一票否决”等规定,该负责人称自己会再深入了解相关政策,也会将具体情况上报领导。

  海淀区学院路街道办民政科一负责人回应,在老楼加装电梯的实际执行中,原则上是要求“没有一户反对”,“最开始是只要一个楼门同意装就可以加装,但是这个楼门装好后,又有其他楼门要求装,这样还得再次开挖管线,所以后来就要求整栋住宅楼同意,再进行安装。”该名负责人表示,她非常理解老人的需求和心情,会将情况向领导汇报。

  来源:北京日报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