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迁房小区群租屡拆屡建,如何解?

鮀城早知道 2019-07-27 09:41:08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如何加强房东的责任意识,对操作群租的“二房东”追究违法责任,是值得有关部门深思的问题。

坐拥上海黄浦江江景、直通徐家汇商圈和上海南站,上海市徐汇区龙吴路2888弄动迁房小区盛华景苑的地段令人羡慕。然而多年来,这个小区始终摆脱不了“群租房”的标签。近日,20幢居民葛先生发现,对门邻居一天到晚“砰砰砰”关门声近百次;电瓶车也总是停放在走廊充电。7月22日路过门外,他发现室内格局奇怪,狭窄的过道两侧都有房间,其中一侧由铝合金和玻璃分割而成,屋内进出人员很多,“这不是一直在治理的群租房吗?”

  多年前,盛华景苑的群租房曾多达上百间,经各方整治有所改善。如今群租现象是否有所回潮或者变本加厉?本报记者就此展开调查。

  出租广告遍布,群租行为隐蔽

  盛华景苑是2013年交房的动迁安置房小区,楼栋均为高层,东临黄浦江。小区的入住率不高,有的楼栋6成房子处于未装修状态。7月23日上午,记者来到盛华景苑小区,不少居民的衣物或在阳台内晾晒,或在窗口下方安装的架子上晾晒,乍看没什么异常。但细看,一些屋子有些奇怪:好端端的阳台被封闭起来并贴上磨砂薄膜和墙纸,主卧里却晒着不少衣物。

  记者随机进入20幢30号楼,通往门厅的小路上,居民和快递的电瓶车扎堆停放。大大小小的手写出租广告贴满墙:“单间出租,整套出租”“精装1400元/月”“有房出租”,有的还备注“价格美丽”“家具全配”,连公示栏里也塞入出租广告纸条。走进门厅,楼道里挂着一块“上海市文明居住行为规范”,提醒“房屋外借不群租,居住用房不经营”;但七歪八扭的出租信息仍铺天盖地,有的已经褪色,有的被人涂抹。进出的居民都习以为常,“白墙已经成了黑板报,抹掉了立马就有中介写上去。”

  记者以租客身份走访了3楼以下住户,发现房屋大多仍是毛坯房,租金低廉。80平方米左右的房屋整租,每月仅需3800元左右。3楼,一辆停放在走廊的电瓶车正在充电,电线延伸进301室屋内,防盗门半开。朝屋内看,窄小的瓷砖走廊两旁均有数间卧室,粉刷一新。门口张贴着一张“公共制度”告示显示,这里是“员工宿舍”,员工要负责本房间内的厕所卫生。一进门靠左手边是厨房,一位30多岁、外地口音的女子走了出来。她说,自己和丈夫在附近打工,夏天将两个孩子从老家带过来,住在朝南的主卧,有独立卫生间,1600元一个月,“整个3室2厅共隔出6个房间,每个房间都有两三个人。”

  并非脏乱差的“传统”群租房

  盛华景苑的群租少不了中介和房东的运作。记者以租客的身份随机从墙体小广告上挑了一个电话拨通,向中介表示自己需要单间,住两人,要求是主卧且有独立卫浴,预算是2000元。中介谢经理表示,“手头房源很多”,半小时后就能过来看房。

  谢经理首先带记者看的是2幢1401室。“这一栋楼还没有业主住进来,但是已经有业主将房屋交给了我们。14楼的4套房都是我们的,只剩两间主卧还没租出去。”他从配电柜里拿出藏好的钥匙打开门,映入眼帘的仍然是一条狭窄的走廊。“我们这边都是统一装修规格,一套房三间屋子,一间朝南主卧,两间朝北次卧,都有独立卫生间。”记者看到原本2室2厅的屋子装潢一新,多出的一间是由客厅隔出来的“优化间”,每个房间都配有衣柜、床垫、书桌,有的甚至带有洗衣机、冰箱。谢经理带记者参观了朝南主卧。果然,大阳台被封上磨砂玻璃,地上铺设的是略带倾斜的瓷砖,顶部铺上防水隔板,配备了抽湿和照明设备。阳台一侧是不锈钢洗涤槽,一边留有插座的操作台,另一侧是淋浴和马桶。所谓的“独立卫浴”正是由阳台改造而来。

  当记者提出希望找更大空间的主卧时,谢经理在微信里询问一番,走向12幢1001室。窗外的黄浦江上货轮汽笛声阵阵,“这是最靠近黄浦江的一套,晚上不用打空调,开着窗就很凉快。”谢经理卖力推荐,这样一套17平方米的“江景房”租金是2300元,“要是你们能尽快入住,我和房东还可以再商量看看”。

  客观地说,屋内除两间次卧比较逼仄外,整体都比较整洁干净,与多年前脏乱差、隔间众多的群租房面貌不同。

  二房东和中介想做郊区的“自如”

  小区里铺天盖地的出租信息都是这类“优质房源”吗?谢经理说,墙上的出租信息大多是毛坯房,“很多人合租,共用一个卫生间”。他坦言:“两三年前的出租市场太混乱,住的人多、人杂,一套能隔出六七间来,房间损伤很大,房东也很不满意。虽然相对便宜,但已经吸引不了年轻人,我们一般不太会推荐。”在谢经理的口中,小区的出租市场似乎已经在往“统一管理”“优质服务”的方向发展,越来越多的“二房东”认可了这种模式。这些二房东是谁?谢经理介绍,动迁房小区的不少业主分到多套房子后,自己住不了,就会选择出租。二房东往往以3000多元一个月的租金拿下毛坯,自掏腰包花三四万元装修,再让中介出租,合同一签就是5年。80平方米的房子若改成3间带有“独立卫浴”的房间,平均收租可达到5000元,两三年就能收回成本,“讲白了就是二房东自己的投资行为。”

  那么原房东不管吗?“只要房屋受损不严重,按时交房租,不会来管的。”据他了解,有的二房东手握数十套房源,是职业“二房东”。像谢经理这样零散的个体中介,也依靠这些“二房东”生存。如此一来,一条完整的动迁房群租“产业链”便形成了。这很像眼下一些租房品牌的运作模式,攀谈中谢经理也十分自信地与“自如”做了比较:“他们做市区的,我们主打郊区市场。”

  新式群租房同样隐患重重

  去年6月,华泾镇群租整治小组曾对盛华景苑20幢301室下发整改通知书,认定该租赁房屋内存在将原始设计为厨房、卫生间、阳台和地下储藏室等非居住空间出租供人员居住和出租房间内居住人数超过2人等行为,违反了《上海市居住房屋租赁管理办法》第9条、10条的规定,要求出租人、转租人和承租人改正。据周边居民介绍,整改通知下发后不久,301室确实都拆光了,但没想到很快又重建了。

  “我们保安都快成侦察兵了,据我所知,群租数量不少于二十几家。”盛华景苑物业乌经理称,群租带来很多问题,第一是擅自修改房屋结构,增加了水电煤、电梯等公共设施的使用强度,地下管网经常堵塞;第二,生活垃圾、建筑垃圾增多。由于出租人员流动性大,很多用完的床垫家具都扔在走廊,物业不得不收拾烂摊子;第三,高空坠物的现象大大增加。种种问题对物业的服务能力构成很大的挑战。物业每天都会在小区留意群租现象,主要从外立面观察,比如空调的数量、阳台是否改造等来初步确定,并上报房办。“房办经常检查、执法,也会当场拆除,但没过几天又装修好了。房东成了甩手掌柜,二房东更不好惹,我们物业十分无奈。”

  乌经理认为,如何加强房东的责任意识,对操作群租的“二房东”追究违法责任,是值得有关部门深思的问题。

来源:解放日报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