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绑架了“以房养老” 亟待规范与刺激的新市场

鮀城早知道 2019-04-11 09:39:52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作为一种新型金融服务产品,以房养老原本可以把老人们的房子变成实实在在的“养老金”,但市场上不少打着“以房养老”旗号推出的服务和产品却难辨真假,一不留神,“以房养老”可能会变成“钱房两失”。

作为一种新型金融服务产品,以房养老原本可以把老人们的房子变成实实在在的“养老金”,但市场上不少打着“以房养老”旗号推出的服务和产品却难辨真假,一不留神,“以房养老”可能会变成“钱房两失”。近期,又一起涉嫌借“以房养老”将老人引入住房抵押贷款圈套的事件浮出水面,北京商报记者对此展开追踪调查,试图揭开“伪以房养老”的套路真相。

  千万元级“以房养老”纠纷

  养老需求快速爆发,各路打着养老旗号的理财产品陆续问世。日前,北京商报记者接到消费者王女士(化名)投诉称,自己的母亲生前曾通过国资众信资产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资众信”)参与了一项所谓“以房养老”产品,将自己名下的房屋以较高的利息率抵押给了一个个人放贷方,而由此拿到的100余万元的借款则直接交给了国资众信。然而在王女士母亲过世后,国资众信不仅没有按照承诺按时发放“分红”,甚至未按约定定期向贷款方还款,最后自己只能先花160万元连本带息将房屋赎回。

  “这一次,王女士遇到的所谓‘以房养老’项目,很可能只是套着以房养老外壳的违规房屋抵押借贷,看似高投资回报的背后,却隐藏着极大的风险。”资深经济律师郭哲告诉北京商报记者。

  王女士介绍,2017年底,自己的母亲在朋友的介绍下接触了所谓的“以房养老”项目,后经过一段时间了解,母亲选择了国资众信介绍的抵押贷款项目,将自己位于昌平区的闲置房产通过国资众信抵押给个人一年并贷款130万元。“当时,国资众信承诺每个月会帮助母亲向借款人支付2.6万元的利息并且给母亲1.1万元左右的‘分红’,1年抵押到期后代为赎回原本的房产。”王女士介绍,去年4月底母亲去世后,自己和家人才了解到母亲参与了这项投资,因此立即前往国资众信当时位于昌平的实体店要求终止合同。王女士直言,当时国资众信的负责人明确表示可以终止合同,并承诺1-2个月内办理完手续,然而至今国资众信不仅未能如约终止项目,而且还长期拖欠代替王女士母亲偿还借款人的利息以及“分红”。

  “国资众信与母亲定下的合约期限为去年一年,但7月后就不再按照约定代还每月2.6万元的贷款利息,而每月1.1万元的‘分红’则只给了一两个月。”王女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现在与自己情况类似的家庭还有10余个,最低抵押贷款额度都在300万元以上,总金额已高达数千万元。据王女士透露,现在国资众信位于昌平的实体门店已“人去楼空”,因为该公司迟迟未还款,其他抵押房屋的家庭甚至已面临房屋即将被拍卖的情况,自己已向公安机关报案。王女士透露,目前国资众信相关负责人仍然能在联络到,但对于还款事宜仍然“一拖再拖”,始终不肯给一个确切的答复。截至发稿时,北京商报记者多次联系国资众信相关负责人,但该负责人始终未接听电话。

  层层交织利益网

  国资众信的“套路”在国内的养老市场上并不陌生,日前备受热议的“中安民生以房养老事件”采取的就是类似的模式。近期还有微博网友爆料称,因资金链断裂,有大量老人因中安民生“以房养老”项目延期兑付,而可能会面临自己的房屋被拍卖等情况。这一消息也再次让中安民生养老服务有限公司来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4月9日,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官方微博发布情况通报称,针对有投资人举报北京中安民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及中安民生养老服务有限公司从事非法集资活动的情况,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已对相关公司立案侦查。根据警方通报的消息和业内分析,这次中安民生被查很可能与此前该企业大肆推广并引起诸多争议的所谓“以房养老”产品密切相关。

  值得注意的是,经过查找,北京商报记者发现,中安民生似乎与消费者向本报投诉的国资众信有着“非比寻常”的关系。根据企查查网站披露的信息,国资众信目前的实控人为杨智信,持股比例为97%,然而,杨智信同时也是北京中安民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控股的北京中安民生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投资人之一,持有该公司11.11%的股份。王女士还告诉记者,有消息称,杨智信原本就在中安民生任职,后独立出来成立了国资众信,国资众信的负责人目前已经接手了中安民生的管理工作,还对中安民生的部分员工进行了培训。

  虽然目前国资众信的资金情况暂时还不明朗,但中安民生的资金风险已经愈演愈烈。 北京商报记者也独家获悉了中安民生早已出现资金断裂风险的消息。据业内知情人士透露,近期,中安民生在北京唯一一家位于马家堡的养老驿站,正急于寻找投资方“接盘”。就此,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到这家驿站的负责人,该负责人证实了上述说法。“驿站是去年11月开业的,面积为1200平方米,现在每天有100多人在驿站里活动、就餐,但至今驿站连推广宣传活动都还没来得及做。”该负责人表示,虽然驿站开业后中安民生没有按时发放工资,但今年春节前员工拿到了补发的一个月工资后,原以为公司只是暂时资金困难,不曾想年后至今工资就一直拖欠着,现在已有4个月的工资未发放,应该是开业时公司的资金链就已经有问题了。

  这位驿站负责人告诉记者,现在驿站的租期到6月底,大部分员工已经离职,只剩下10余位工作人员,现在只能靠自己个人借钱度日,日前自己终于拿到授权可以找人“接盘”驿站,“现在员工工资+社保+一些合作厂商结款加起来驿站的欠款约为73万元,接手的投资方需要代为偿还这些费用”。有业内人士直言,这不由地让人担忧起与中安民生存在利益关系的国资众信是否也陷入了资本困局中。

  就此,北京市民政局副局长李红兵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一旦在京发现搭车、冒牌的以房养老产品,政府一定会毫不留情地查处,而且如果没有经过合法途径获得相应资质的以房养老产品,将肯定不能进入到本市的养老机构中。

来源:千龙网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