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中心力”要靠“中心商圈”和商业资本拉动

新华网 2016-09-03 10:06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有这样一些城市,它们地理位置优越、资源优势明显、面积人口的规模达到了优良比例,不过由于种种原因,无论是历史上还是现在,它们往往被认为是中国 的“准一线”城市,也就是本文中的“1.5”城市,或者被称为“新一线”城市。以成都为例,作为西部大开发的心脏与引擎城市,长江经济带的战略支撑城 市,2014年,成

有这样一些城市,它们地理位置优越、资源优势明显、面积人口的规模达到了优良比例,不过由于种种原因,无论是历史上还是现在,它们往往被认为是中国 的“准一线”城市,也就是本文中的“1.5”城市,或者被称为“新一线”城市。以成都为例,作为西部大开发的心脏与引擎城市,长江经济带的战略支撑城 市,2014年,成都的经济总量悄然突破“万亿”大关,即便在经济下行的大趋势下,2016年上半年增速仍保持在7.5%的高位。对于这样的区域中心城 市,下一个目标是什么?城市升级的方向该如何选择?既有的优势禀赋要如何利用?信息化、互联网化时态下的都市发展将立足于何处?

争“一线”提防“过度城市化”

自改革开放至今,我国经历了近四十年的高速城市化进程,在城市发展观念上,由于资源分配政策的影响,以及大众对于城市各自禀赋和城市发展规律的不尽了 解,“分线断档”这种简单的城市划分观念仍较为盛行。实际上,“一线”与“二线”等各“线”城市的比较,并没有统一的尺度与指标,目前对于各“线”的评 判,往往是参考各城市的政治地位、房地产销售成本和大型商业机构的经营策略。但归根结底,人们判断一个城市的发展水平,其根本因素是该城市的经济辐射能 力、城市文化影响力和城市居民生活水平。

也就是说,城市GDP总量、城市人口和城区面积,并不能作为城市发展水平的直接参考。以简单的数字指标作为参考一路狂奔,对于城市发展往往有害无益,甚至会导致“过度城市化”的发生。

在学术界,拉美一些国家的城市化就被认为是“过度城市化”。至2010年,拉美一些中心城市如圣保罗、墨西哥城等,已在全球最大城市排名中位列前十。但 由于城市发展规划和经济发展水平严重滞后于人口膨胀的速度,住房、社保、治安等方面供应不足所导致的城市病严重地困扰了拉美的各大城市,成为所在国家难以 平复的发展“肿痛”。

“中心商圈”的繁荣拉动城市“中心力”

比较而言,另一些城 市的发展则更趋于理性。比如美国德克萨斯州的达拉斯市,在20世纪后半叶,达拉斯开始转型,借力于航空和电子通讯业的快速发展,成为美国金融重镇,吸引了 大批跨国公司和高端人才入驻。虽然城市规模不如纽约、华盛顿、旧金山,但就业、金融、商业、教育、医疗、文化等与人的生活紧密相关领域的优势显著,使达拉 斯在2014、2015年成为全美发展最快的城市之一。

成都与达拉斯正有相似之处。同处内陆城市,但繁荣的商业、良好的投资环境和生活 环境让城市魅力大增,不仅成为中国1.5线城市的领头羊,还成为幸福指数最高的城市之一。商业与宜居成为了成都的国际名片,成都也成为了中西部和长江经济 带上名副其实的“中心城市”,其发展地位与一线城市并没有差别。

在中心城市的发展当中,中心商圈对城市“中心力”的拉动显得尤为重要。 集聚全球品牌与资本的城市中心商圈,是一座全球化都市实现贸易中心功能的重要载体,也是体现管理者政策、城市文化活力、消费水平、金融服务能力和科技创新 能力的核心区域。在全球范围内,能够使城市成为国际大都市的,不一定是城市的整体经济实力,而往往是由这座城市中心商圈的繁华程度和活力所决定。比如东京 六本木、纽约第五大道、巴黎香榭丽舍、上海陆家嘴等,都是以都市中心的繁荣而带动了城市的全球吸引力。

纽约第五大道在19世纪之初不过 是一片农田,之后逐渐变成纽约的高级住宅区及名媛绅士聚集的场所,高级购物商店也开始出现。进入20世纪后,第五大道变成了摩天大楼“争高”的场所。商业 的极度繁荣,使纽约成为了世界的购物天堂和经济中心,如今的第五大道也是纽约市民举行庆祝活动的传统途经路线。都市中心商圈一流企业进驻数、高级餐厅数、 剧场、公园绿地等指标,已成为很多国际研究机构评判城市综合实力的研究指标。当然,城市中心并不局限于城市某一域,为承载全球化大都市的多元功能需求,副 中心、多中心的格局已经是纽约、巴黎等国际化大都市的发展策略。

不论是一线、准一线还是新一线,从对城市发展水平纷乱复杂的评判争论中回归,找到自己城市的发展依据和中心思路,从在意外界评价的“1.5”或“新一线”,到让城市居民自我认同为“1”并引以为傲,这才是城市发展的真谛。

商业资本发力,从区域中心城市到国家中心城市

成都,不但是一座历史文化名城,山川秀美之城,更是因自然禀赋优越在2007年就被世行列为“中国内陆投资环境标杆城市”,是一座宜居宜商之城。在“一 带一路”、长江经济带和成渝城市群等国家战略的规划下,以成都为代表的有极大发展潜力的区域中心城市更是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新空间和新机遇。

那么现在,成都发展的目标是什么?

成都市长指出,成都要“以建设国家中心城市和国际化大都市为目标”,紧紧围绕创新驱动、融入“一带一路”、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条主线,深入推进创新 引领、工业强基、服务业提升、融入“一带一路”、城建攻坚、美丽成都六大行动,为实施国家重大发展战略和全省“三大发展战略”、推进“两个跨越”积极贡献 成都力量。

成都从区域中心城市到国家中心城市的发展之路,正是提升经济辐射能力、城市文化影响力和城市居民生活水平之路,也是就业、金融、商业、教育、医疗、文化等城市发展元素的升级之路。

在这一过程中,除了政府主导的基础设施建设、园区开发与服务升级,民间资本的参与也显得尤为重要。在这方面,成都的表现非常耀眼,作为“创业之城”,据 统计,今年上半年成都民间投资实际完成2289.6亿元,同比增长11.5%,增速比一季度提高4.1个百分点,比全国、全省分别高8.7、6.1个百分 点。

民间投资的增长,反映出了一座城市的经济活力,其对于城市商业繁荣所起到的作用更是毋庸置疑,而商业繁荣正是标注一个城市兴盛经纬 度的六分仪。对于现代城市来说,商圈和商业综合体是城市服务的主要载体,也是构成城市吸引力的主要磁极,正如北京的王府井、上海的南京路,“春熙路”也是 成都在商业发展上可以打出的一张王牌。以蓝润为代表的民资巨头,也在积极参与到对成都商业资源的开发中。

在商品与资本流动愈加平顺的全球化时代,具有宜居宜商天然禀赋的中心城市,有了明确的定位与方向选择后,加之商业巨头的参与,不论是远离海岸线的达拉斯,还是位居内陆的成都,升级之路只会变得更加短暂轻松,竞争优势将更加明显。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