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中村青年:500块房租,是我留在汕头最后的挣扎。

说汕道市 2019-12-21 10:11:26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陈厝合会迎来春天吗?

“我没办法啊,找不到比这更适合的地方了。”

1999年才出生的阿成,从广西玉林独自来汕工作却已有三年,回想起这几年住在陈厝合的日子,他笑着掐灭手中的烟头。入冬后,夜色总是来得猝不及防,但属于城中村的烟火气却准时眷顾着每一个独行的异乡人。

《南方车站的聚会》热映,又重新激起了我对城中村这一中国城市化进程特殊产物的好奇。在陈厝合,汕头最大的城中村,机缘巧合坐对桌吃黄焖鸡的阿成,成了我今天的采访主人公。

“工资还不错,一小时能有16块钱,就是干的时间长,一天做满三班足足得干14、15个小时。”阿成在龙湖一家电子厂做装配工,离厂近,租金便宜是他选择落脚点的唯二标准。

“陈厝合一个小单间,300出头,贵一点的500,加上水电一个月500块就能解决问题,回家能有张床躺着看抖音打王者,就够了呀。”

当我问到陈厝合周边近几年拔地而起的全新商品房时,阿成一脸憨厚:

“那是另一个世界,和我们这些外来务工的没关系(笑)。”

高耸的商品房与远处低矮的自建房形成鲜明对比。

密集的握手楼,鱼龙混杂的社区环境,卫生堪忧的苍蝇馆子,城中村该有的问题,陈厝合一样存在。一到晚上,吆五喝六的猜码声,还能让他依稀有种回到老家的感觉,这些在阿成眼里,都是陈厝合带给他独有的温暖。

但令他心有余悸的,还是今年夏天那次“登革热”。

“主要是环境卫生问题做得不好吧,污水和生活垃圾一到夏天就发臭。那段时间,我夜班上得最勤,尽量在厂里带着。天一黑蚊子也许就看不见我!”我没好意思告诉他蚊子都是晚上出没。

从未清洗过的垃圾桶

污水横流

近几年,汕头城市面貌日新月异,创文力度空前,加上这次“登革热危机”,相关部门对陈厝合的综合整治力度肯定只增不减。在阿成眼中,难言开心,每一栋违建握手楼拆除,意味着更多人需要另寻住所,必定加剧租房紧张,推动租金上涨。

疑似建到一半便停工的违建

而他最怕的,还是陈厝合会像其他城中村一样,消失在三旧改造的历史洪流中,不单是失去居所,更会让他考虑是否继续留在汕头。据不完全统计,汕头约有近8万个“阿成”住在陈厝合,维系着汕头薄弱的工业生产,既难割舍,但未来又不得不割舍。

随处可见的招租、几乎每条小巷里都有的“在建、待建地块”

陈厝合:何去何从?

北面黄河路,南临长江路,西至嵩山路,东处泰山南路;陈厝合附近的道路,条条皆是人气旺盛的城市要道,且周边配套一应俱全:陈厝合小学、汕大附一、泰安合胜广场、汕头站等。眼看着周边高楼拔地而起,唯独这个占据几近完美区位的片区,如今却仍是城中村,让人不甚唏嘘。

其实,早在2010年,相关市政就规划提出通过实施“三旧”改造,带动陈厝合片区房屋租赁及生活型商业服务,为包括流动人口在内的居住人口提供便利、完善的服务,实施“以居带商,以商旺居”,旨在将陈厝合打造成配套完善的宜居住区。

在之后的几年,陈厝合片区控规的内容也跟随城市发展脚步有过调整:

新增住宅用地14.4亩

被纳入汕头市危房、危住区重点改造范围

部分片区新定位:黄河路—嵩山路东南角片区将定位成集居住功能、综合配套服务功能、商业服务功能于一体,交通方便、布局合理、配套完善、环境优美的现代化商住组团。

放眼到国内其他地区,其实早有不少城市的城中村改造成功的案例。最出名的莫过于广州的猎德村,短短3年时间,37栋6000+套复建房平地而起,猎德村更是完成了从“广州天河最成为全广州最壕村”的蜕变。

但是,全国第一村猎德,有且只有一个。广州作为大湾区龙头城市,发展势能有目共睹,汕头跟其根本不在一个水平。

陈厝合,扮演着为汕头薄弱的工业基础造血的角色,但放在城市整体形态塑造中,又注定格格不入,就像一块伤疤,不揭开有碍观瞻,可一旦揭开,鲜血淋漓。

小結

从被纳入“三旧”改造至今,陈厝合的变化我们有目共睹:存在二十多年的断头路早已全面贯通,街面卫生“脏乱差”现象有了好转,基础配套设逐渐完善....作为全市最大的城中村,陈厝合正在变好。

但我们也应该清醒认识到,任何一个城市的发展,都不是依靠更新城市面貌来形成。三旧改造,改的不止是建筑形态,受益的也不止于村民,还有真正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无数个人。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